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小程序开发中的一些套路,谨防入坑

2021年01月07日 18:17

       对于需要做小程序开发的商家来说,如何选择平台来进行小程序开发成了一大难题,一不小心就入坑




我们来细数一下这一年多时间,关于小程序常见的坑有哪些:


1、注册的坑


利用小程序名称唯一的规则,误读误导商家,以“买关键词”、“买域名”等话术骗取高额费注册用。


其实,注册小程序根本不用花钱。如果有认证的公众号,那么可以快速注册小程序,连认证的300元钱都省了。


2、官方授权的坑


唯利是图的骗子们,经常谎称是腾讯“官方授权”合作单位,并拿出各种假冒的授权证书,引商家入局。


官方曾于2017年11月发文提醒:小程序没有任何的“官方授权”、“官方代理”、“独家代理”等合作形式。

3、微信邀请的坑


以“腾讯某某地运营中心”的名义给商家打电话,询问商家有没有关注小程序,并向商家发出“官方邀请函”,邀请商家参与活动,活动中对小程序各种吹捧引商家入局。


同2。官方同样提醒:小程序没有在地方的“运营中心”。


4、专家讲师的坑


同样是电话邀请,骗子谎称雇佣、邀请的领域“专家讲师”、“腾讯的小程序讲师”进行虚假宣传,以官方口吻解读“小程序的价值”,其中过多浮夸,引商家入局。


相信很多熟悉小程序的朋友,还记得去年受张小龙“膜拜”的“小程序教母”,这就是典型的过于浮夸的专家讲师坑。


5、源代码的坑


万能的某宝,什么都可以买,小程序自然不在话下。上面不少卖源代码的,声称一次购买永久使用,借口说如果你找平台,万一哪天平台不做了,你的小程序就用不了了。后面这句虽然有些道理样!


但是,正规平台会根据小程序发布的新能力进行升级,你拿了源码,自己不懂程序,还得找人升级,这个坑更不小。


6、空壳小程序的坑


最近在网上看见有空壳小程序,外观各种设计都挺好,可是点怎么都点不进去。这样的小程序只做了前端设计,而功能全无,就只是一个壳。然而当商家质问开发公司的时候,得到的回答却是,你给的钱只够做这些,还要继续开发,就,加,钱!

这就是低价的坑,低价引入局,各种后续费用。


一般正规平台,都会明确表示,开发完成的小程序有些什么功能,后续的服务内容,后续服务是否收费等。很多平台后续都是免费升级的,因为都有年费,这就是年费的功能,且年费不会太高。

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丰富的资源优势,成熟的经验优势,强大的技术优势,优质的服务优势;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开发设计跟SEO优化,从而更快更有效的部署软件产生效益,满足企业的市场需求。需要可加微信13539285443详谈!



关键字:

相关推荐

度过黑暗,长租公寓终将迎来光明

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,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。疫情发生以来,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。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,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,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,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“洗牌”。为什么被誉为“风口上的猪”的长租公寓,现在变的如此狼狈?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?在租客网看来,并不是。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,任谁都想来啃一口,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,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,瞬间成为香饽饽。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,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,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、融资难度大的局面,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,没有房源就高价抢,没有人才,就重金去求,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,风风火火而来,冷冷清清散去,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。在租客网看来,疫情只是“催化剂”,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。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?确实,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,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,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,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?回顾近代史,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。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。01政策落地2020年,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,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。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;营业税简化征收;商改住、工改住等,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,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。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,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,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,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。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,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。住建部明确表示: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,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。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,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长租租赁行业,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,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,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,客户群体精准,衍生的行业多,经营可以无限扩大,发展前景广阔,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,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。

2020年08月29日 10:35

租客惠:商家入驻租客惠,让每天的收获都很充实!

追求喜欢的生活,才是人之常情。所以,年轻人追求“精致”,何错之有?但是,面对“精致穷”,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,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、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,以备不时之需。尤其在年轻人之间,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。根据数据显示,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,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.1万亿元。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,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,各种线上的团购、优惠买单网站、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,推出折扣,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。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,或在app上留下评论,以吸引新的客户。提升了口碑,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。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,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,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“生死抉择”——要么选择降低成本,后果是导致消费者“精致体验”的背离;要么选择提升价格,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“贫穷”消费。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,虚虚实实,令大多数消费者,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,根据口碑进店消费,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。这时,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,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。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,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,对于消费者来说,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——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,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,“精致穷”的原因之一。一边享受“精致”,一边远离“贫穷”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,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。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,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。以专业缔造品牌,用服务彰显价值,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“免费引流+多样营销+无忧收款”的惠满意专属服务,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。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,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,提高曝光率,也无需广告费。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,真正的惠及商家,让利消费者,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“精致”的同时,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。且租客进行消费后,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,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。租客受益,就会选择再次消费,商家受益也就多。租客惠为商家、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。现如今,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,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,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、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,为入驻商家、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!

2020年04月25日 11:09

与马斯克打口水战,俄罗斯将火箭发射价格下调30%

根据网易科技讯4月14日消息,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火箭因可多次重复使用,彻底改变了火箭发射行业,大大降低了发射成本。俄罗斯航天局(Roscosmos)为了应对SpaceX在全球市场的急速扩张,宣布将太空发射价格下调30%。俄罗斯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·罗戈津(DmitryRogozin)日前炮轰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·马斯克(ElonMusk),指责其在太空发射领域采用“掠夺性定价”策略,挤压竞争对手生存空间。他在推特上写道:“SpaceX并未在太空发射市场上进行诚实竞争,而是利用价格倾销策略,并且未受到任何惩罚。”罗戈津在给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·普京(VladimirPutin)的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。他表示,SpaceX每次发射的市场价格估计为6000万美元,但美国宇航局(NASA)却为此支付了1.5至4倍的资金。为了对抗马斯克的定价策略,俄罗斯将把其太空发射服务的价格削减30%。罗戈津解释称:“为了增加我们在全球市场的份额,我们正在考虑通过降低非制造业成本和提高我们工厂的运营效率,将发射价格降低30%以上。”对此,马斯克回应称:“SpaceX的火箭80%可重复使用,而他们的可重用性为0%,这才是真正的问题。”虽然马斯克的说法得到了航天行业内其他人的响应,然而罗戈津认为,SpaceX的低成本发射策略只有在获得NASA和美国国防部等机构的充足资金支持下才有可能实现。SpaceX正计划在5月份利用猎鹰9号火箭和载人龙飞船将美国宇航员送上国际空间站。今年3月,马斯克曾宣布,SpaceX的载人龙飞船将从2021年开始向国际空间站运送游客。2011年,在NASA决定退役所有航天飞机后,俄罗斯飞船成为人类进入太空的唯一载体。NASA始终依赖俄罗斯将其宇航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,每个座位收费7000万美元。

2020年04月15日 23:22